要死了要死了正被爆豪追杀

坂田银时左固定,土方十四郎右固定,轰焦冻左固定,绿谷出久左固定,爆豪胜己右固定,酒吞童子右固定。其他无所谓~( ̄▽ ̄~)~

世界第一嗲

好喜欢!

秋山:






事情发生得很突然。轰焦冻深夜造访爆豪胜己单身公寓,问,能不能借宿一宿?时值寒冬二月,轰焦冻站在门外冻来抖成了筛子,爆豪胜己梦中惊醒,打开门一看,哇,曾经的老同学,阴阳脸,混得真是太惨了。要是没有英雄个性使用法且违法一次不扣半个月工资,爆豪胜己建议轰焦冻在此时此刻该给自己生个火烤手,不然他上也行。
爆豪胜己神游天外,轰焦冻在门外苦不堪言,不得不再问了一次,我今晚能不能住下?爆豪胜己连续加班十五天,累积睡眠时间不超过八十个小时,处于猝死的高危状态,此时也抽不出精力来仔细问个一二三四五六七。伸头往门外一看,风雪交加,方圆十里没有一个活人,如果真把这祖宗拒之门外,明早起来一定看见新闻讲昨夜大雪,英雄焦冻为保暖在爆杀王楼下墙角烤火。哎!太操了这新闻!于是爆豪胜己侧身把轰焦冻让了进来。
轰焦冻这人比较神奇,不知是自我中心还是常识缺失,初来乍到完全没有客人的客气样儿。爆豪胜己要不是看他黑中摸瞎撞到了冰箱,就这从容自信模样还以为他进了自己家门,索性不是。爆豪胜己懒得开灯,想让深夜来客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自己家,从后方迅速超车轰焦冻,轻车熟路回自己床上躺下,留下一句自便又睡去了。
所以第二天醒来,爆豪胜己当场吓呆在床实在不能讲是个意外。罪魁祸首穿他衣服盖他被子还躺他床上,面色平和,可见睡得不错。爆豪胜己看着轰焦冻一张好脸觉得他真是好大的胆子啊。爆豪胜己他妈不乐意跟他一起睡,他从小分床得早,还给英雄就是要自己一个人睡忽悠到了小四,不得不说是人生阴影。在如今二十年的生命里,辅有人第一次主动爬上他床,竟然是个男的,竟然他妈还是个老同学,竟然他妈的还是轰焦冻。我服了,爆豪胜己想,这未免太过悲伤吧。怒从哀中来,想法一冒头,他立即抬脚把轰焦冻踹下了床。许是昨夜太过奔波劳累,浅眠属性硬生生变成了雷都打不醒,这一脚竟然没把轰焦冻踢醒。等轰焦冻悠悠从地板上自己醒来时间已经到了正午,施暴者爆豪胜己正在厨房做中饭。
许多想法在轰焦冻心里冒头,他心里小九九打了很多,最后起身到床上拿了被子裹上走到厨房门口十分没有眼力见的问:我昨晚不是睡的床上吗?爆豪胜己拿着铲子的手一抖,鸡蛋饼唰的摊碎了。看着锅中鸡蛋残骸,爆豪胜己忍了又忍,实在不想再花钱添置新的锅碗瓢盆,直接当家中现在没有轰焦冻这一号人。按理来说,这态度特别不寻常,换做高中时代,爆豪胜己没有日天日地要过来炸了你,这就算你命大。这种转变几乎可以说是时间的功劳。几年过去,真是应了那句你爸妈不收拾你,出了社会有的是人收拾你。爆豪胜己混职场,遭殃的时候多了,事到如今脾气也收敛不少。以前一天生十回气,骂二十次人,肝部阴影见长,到现在一天生三回气,骂十二次人,不得不说是天大的进步。
这些事情轰焦冻自然不知,他高中时代和绿谷出久走得近,班上划分两派,他不属于爆豪派阀,饶是多次合作,对爆豪胜己也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,那就是不好惹。要不是昨晚实在无路可走,不住爆豪家就只有露宿街头被冻死,轰焦冻还当两人相逢没路,永永远远做个点头之交就好。
现在不行了,现在寄人篱下,欠人恩情,态度还如往日那便是不懂社会人情。虽家里家教不教人和睦混社会,但轰焦冻也不傻,该做的还是知道个大概。磨磨蹭蹭裹着被子进厨房要帮忙,结果前脚一踏,后脚还没离地,爆豪胜己的骂声立马劈下来:谁他妈教你进厨房裹被子?能不能别像个智障一样,冷就去把衣服穿上行吗?穿衣服你总知道是什么吧?
面对爆豪胜己宝洁三大问,轰焦冻并不恼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爆豪胜己真的不好惹。但不好惹归不好惹,心地也不坏,中饭还留他一口,没让他饿着。轰焦冻一口鸡蛋卷下肚,心里对爆豪胜己又多了个想法,那就是这饭做得可不是一般好吃啊……
或是轰焦冻态度非常镇定自若,这下换爆豪胜己吃惊了。他觉得自己用尽全身力气结果一拳打到棉花上,换往常,若是个平常人,搁厨房那儿就得吵起来了,不论是出于面子还是里子的问题,关系不熟也不和还不当下立即走人。只是这轰焦冻不啊,听了他骂转身乖乖回去翻衣服了,还特别体面站在厨房门口讲,我昨天那身在地上摸爬打滚,实在不好再穿,回头把你家搞脏了挺过意不去的,能不能劳烦你帮我找一件合适的呀?
爆豪胜己这才转过头正眼看他这位老同学。几年没见,相逢只在梦中,电视中和报纸中,今儿近距离观察,才发现轰焦冻还是当年模样,眼里两轮弯月,细皮嫩肉一看就知道是出生良好的世家公子哥,只是现在这可以吃饭的一张好脸皮鼻子冻得通红,脸颊处还有擦伤。爆豪胜己不想管闲事,随便瞅了瞅,没问,转过身鸡蛋卷装盘,走出厨房给公子哥拿衣服去了。

后来这其中隐情是由轰焦冻自己说的,在第二次敲响爆豪胜己家门时。爆豪胜己洗完澡,正要上床,门铃叮咚一声响,又把他从心念念的床边叫走。他想,如果不是夜宵外卖,我真的要打人了。打开门一看,哦,老同学,old classmate,美青年轰焦冻。自上次蹭了床蹭了饭,转眼一星期,大家又相见。人生为什么总是这么艰难呢?他想。英雄累死累活现在觉也不让睡了吗?大麻烦还站在门口等着被人请进来。这回爆豪胜己不乐意了,当这里救助中心啊?我们两个平时相隔十万八千里,见了面屁话说不出一句,如今你想住我家就住我家,到底是凭了什么?
爆豪胜己堵在门口不让进,两人僵持不下,就看谁先说话,轰焦冻实在没法儿,只能开口言简意赅点明主题:我离家出走了。
爆豪胜己听了对他脸上的新伤立马有了大概估计,想想觉得也是可怜,把人扯进屋,咚的一声摔上门。轰焦冻立马知道自己今晚又有着落了,心里石头着地。不过爆豪胜己是个刺儿头,哪能这么轻易让人给占了便宜,人带到屋中央,从壁橱里抱了床被子,指指地板,意思是说今晚你睡这儿,完了就躺床上要困觉。
轰焦冻活了二十一年了,没见过这种人,他话都说到嘴边竟然有人不问,大有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的洒脱感。太酷了吧?轰焦冻想。可能人人都有贱骨头,但凡爆豪胜己有顺着他话头问下去的意思,他都要多少遮掩一下和他打打太极,但现在人家躺在床上完全没有过问的趋势,轰焦冻自己倒觉得自家家里这点儿破事儿不说不行了。他一屁股坐上被子,盯着埋在被子里金灿灿的脑袋讲,我在家日子过得挺艰难,挨打了,问了绿谷正好离你家近,就过来借住了。
爆豪胜己躺在被子里没动,只有声音传出来:你都那么大个人了,你跑啊,跑远点儿,再也别回去呗。
哪想轰焦冻听他这么一说突然笑了,深夜里笑声低低,融在雪里。他说,爆豪君,我是一个悲观的人。我从小过得不快乐,长大了依旧不快乐。我无法说明家庭到底带给我怎样的影响,我又怎样的被伤害到了。但我现在一想到赌局,就想到输钱;一想到恋爱,就想到失恋;一想到医院,就想到死亡和永别。我没法儿,没法儿像你一样,你懂吗?爆豪君,爆豪君,你懂吗?
爆豪胜己没再回话,躺在床上装死。轰焦冻自个儿在床边坐了很久,下今日第一场雪的时候突然觉得没意思了,铺好被子躺下睡去。这时爆豪胜己才从床上坐起来,摸了枕头边的空调遥控器,把温度调高了,正好是春天的温度。他看见街外昏黄的路灯光,看见漫无边际的羽毛般的大雪。雪花像是落在他的胸膛上,他感到心里冰冰凉凉一片,想起也是这样一个夜里,他童年时代的夜里,他和绿谷出久窝家里看恐怖电影儿,完了怕得睡不着,去主卧找妈妈,妈妈说英雄要一个人睡。哦,英雄要一个人睡,英雄不能害怕,英雄做什么都该一个人。他最后在自己靠窗的小床上,在静默中等待天明,和今夜一样。

雪下了一夜,早上五点停了。轰焦冻要去事务所上班,起得很早,但被子一叠,抬头一看,爆豪胜己又在厨房里了。昨晚味增泡饭外加一个煎蛋,算是能把人喂饱。轰焦冻盯着白瓷碗,一言不发吃饭。两人都没提昨夜的事,只当过眼云烟都散了。等轰焦冻换好制服站到玄关时,爆豪胜己才说,下次来带个枕头吧,被子有多的,枕头没有。轰焦冻听完点了点头,出门了。

从此以后这里成为一个天然堡垒,轰焦冻一个月至少来五次,每次来浑身上下带着不同轻重的外伤,爆豪胜己一开始还给扔药,后来直接当没看见不管了。老实讲,他看见轰焦冻这种人就来气,偏偏人家自己不当回事。你有什么办法呢?人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眼睁睁,眼睁睁看见别人走上一条绝路。爆豪胜己心里不坏,看不得这种,他想,我拦过了,但毫无用处,这已是我所能做的全部了。两人有时一起吃个饭睡个觉,看起来像是同居人,只是出了这门还当萍水相逢,一点儿不熟。
后来日子久了,轰焦冻觉得不能白吃白住,看起来挺像爆豪胜己包养的小白脸儿,于是每月按时交伙食费和水电费,必要时刻一起逛市场买菜,逛超市添置家具。搞得轰焦冻的私人物品在爆豪胜己家里越堆越多,仿佛龙藏宝藏,每次一件,变着花样不带重的。这里就有一个问题诞生,爆豪胜己单身公寓,空间小到可怜,眼看东西要堆到天花板,他终于火冒三丈忍不住要开始干涉轰焦冻的私人问题了,楚河汉界就当没有过吧。他说,阴阳脸,搞清楚这是谁家,别跟个捡垃圾的一样成天拾破烂回来。这个(树袋熊抱枕),这个(速食荞麦面),还有这个(“如何有一个和睦的家庭”指导书),拿出去扔掉。
轰焦冻坐在茶几面前喝茶,看爆豪胜己站在一旁指点江山,听是听进去了,但没有要动的意思。爆豪胜己非常窝火了,棉花软软的感觉又向他袭来,他走到轰焦冻面前站定,扯着他衬衫领子,咬牙切齿问,你到底他妈有没有听老子讲话?
轰焦冻还是不回话,只是盯着爆豪胜己看,偶尔眨眨眼。至此,轰焦冻另一个性格问题又开始不动声色显山露水,平常话讲做固执己见不听劝,但用切岛的话来说,这是美色攻击,换而言之讲做嗲。轰焦冻十足美男,饶是爆豪胜己都要觉得自己略逊一筹,英雄协会不知道靠卖他们两人周边圈了多少钱,听说甚至带动了世界GDP增长。如今英雄看板郎往你面前一坐,一个字儿不说就盯着你看,还对你眨眼睛,别说一个爆豪胜己了,十个爆豪胜己都他妈要败下阵来。
爆豪胜己是忠实受害者,轰焦冻一眨眼,一阵狂风来袭,立马掀掉他家天花板,爆豪胜己知道他又是白费口舌,十分想揍人了。后来他觉得不行,日子不能这么憋屈着过,他以前欺负绿谷出久,如今像是报应,被绿谷出久好友轰焦冻欺负到头上来了。他英雄排行榜名列前三,实在是受不得这个委屈。他约切岛锐儿郎出门喝酒讨教办法,切岛锐儿郎笑他马失前蹄,终于有人治他。爆豪胜己回,主要是轰焦冻太惨,我从小有妈疼有爹爱,虽然年轻时脾气是暴躁一点,但如今已有收敛,并且重点是我不是个性格缺陷。切岛锐儿郎说,那没有办法了,他嗲,你就受着吧。爆豪胜己听完砸了酒杯,让切岛锐儿郎赔钱,说,我这他妈都快当他妈了。
当夜酒醉,说话自然口无遮拦,十五岁爆豪胜己又活过来,回家指着轰焦冻鼻子骂了个通宵,砸碎家里一半锅碗瓢盆,第二天起床苦不堪言,又骂了轰焦冻一个时辰,思想重点是你这个生活残障,就会嗲,怕不是幼儿园舔手指的小儿麻痹症患者吧?轰焦冻乖乖挨骂,悄悄在心里想,你哪有见过小儿麻痹症一麻二十年的呀……
从此轰焦冻多了个定语,幼儿园的。爆豪胜己一看他不顺眼,他立马就被幼儿园了。轰焦冻要吃荞麦面,爆豪胜己已经把饭做好,他说,晚上吃吧?轰焦冻不置可否,眨眨眼盯着他看。爆豪胜己心里想,靠哇,都是造的什么孽啊……爆豪胜己骂狗日的幼儿园小朋友,你非要现在吃狗日的荞麦面?轰焦冻点点头,尽管最后并不能如愿,他还是要点点头。这算是温和的情况,要是轰焦冻带伤回家,一问是他爹揍的,爆豪胜己脾气噌的一下就上来,他说轰焦冻,你今年快二十二了,为什么活得还是这个孬种样儿?你以前那股作劲儿呢?你为了跟你爸作对你他妈连冠军都不要,你他妈执照都不要,你的那股造作劲儿呢?事到如今,你为什么还在这个地狱里?
只有这时,轰焦冻才仿若一瞬间长大成人,成为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。他刚进屋,雪片儿还落在他发间没化。爆豪胜己盯着他看,觉得轰焦冻突然真的是好老好老了,不复那个清风明月的少年。清风明月少年不看他,看地板,回爆豪胜己说,我没有办法。我前半辈子靠仇恨撑着一口气,一个人如果靠某种东西撑着一口气,一旦他自由,他也注定不能来去自如。我没有想做的事,就这样吧。
那英雄呢?你不是也想做个英雄吗?
我现在不是吗?轰焦冻拿起茶几上的杂志,封面是人气英雄焦冻大幅写真照。就这样吧,我没有特别想做的事。他最后讲。说完又变回幼儿园小朋友,眨巴眼睛嗲起来,今晚吃啥?
吃荞麦面,爆豪胜己盯着轰焦冻的眼睛回。

等有一天轰焦冻也能摸黑在爆豪胜己家晃荡时,雄英高中突然发消息过来,说要举行运动会,建校五十周年,请知名毕业生回校助阵。彼时轰焦冻正靠在厨房门边大着胆子说话,说爆豪君,你不要把土豆切得太大块了,放在咖喱里不好入味也不好入口。爆豪胜己听得冒火,差点刀一放就要指着轰焦冻鼻子骂说,你他妈有本事自己上啊?轰焦冻都想今天说不定只能叫外卖了,结果手机铃声滴滴滴响起,救他于危难之中。轰焦冻看看手机,突然说,爆豪,我们打个赌吧。
爆豪胜己跟轰焦冻短短长长加起来也算呆了两年半,对于后者突发性神经早有体会,已经见怪不怪,问,又咋啦?轰焦冻说学校让我们也参加项目,我报了个五千米长跑。爆豪回,哦,那挺好啊,所以?所以我们打个赌吧,轰焦冻边回消息边说,要是我第一,我还跟你这儿住,要不是,我就回家不打扰你了。爆豪胜己听完,想起自己的黄金单身生活,觉得十分有希望,但转念一想这个打赌实在成分颠倒。他问,你为什么把好处放一起赌?轰焦冻没看他,话说得很随意,他说,我这是把伤心的事放一起。圣经里说,“你若愿意做完全人,可去舍掉你所有……跟从我”,要么百分百快乐,要么百分百痛苦。爆豪胜己听完沉默了,手一抖,菜刀差点照着左手去。轰焦冻看不见此情此景,站在厨房门口,他心里悄悄想,我舍掉所有的,或者跟从你。

运动会来得很快,以至于爆豪胜己差点记错日子。他在进运动场看台时甚至碰到轰焦冻他爸,两人见面,分外尴尬,轰焦冻他爸安德瓦瞅瞅爆豪胜己,开口挑衅,我家那混子还跟你那儿住?爆豪胜己回,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。
此时轰焦冻正好作为毕业生长跑代表进场,他在起跑线站定,一眼看见遥远的爆豪胜己和他爸。火焰滚滚,硬是在屋檐的阴影里照亮爆豪胜己的半个脸颊。他突然感到一种不知所措,和小时候他妈妈哭着说你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一样不知所措。他在烈日下站定,感受到令人窒息的眩晕感,他看着那个终点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这会不会是永远无法到达的终点?他看着热浪滚滚的前方,爆豪胜己的话在他耳边响起:事到如今,你为什么还在这个地狱里?有没有人愿意伸手拉我一把呢?他想。
爆豪胜己在看台跟安德瓦互怼,觉得没劲儿,走了。转头一眼看见轰焦冻朝这边望,他随意挥挥手,找了个空着的座位坐下玩手机。等爆豪胜己再一抬头,发令枪声已响,轰焦冻还站在起跑线朝他望。他似乎有话可说,爆豪胜己竭力眯着眼睛去读轰焦冻的唇语,夏日里大雪又落在他的胸膛,他看见轰焦冻说,你能不能来救我?
爆豪胜己感觉自己突然被轰焦冻的嗲威胁了,被某种冲击带到了一个更高的地方。两年前的痛苦又找上他:一个人怎么能眼睁睁,眼睁睁的看别人走上一条绝路?此时此刻,爆豪胜己看见赛道上孤身一人的轰焦冻,那句谎话又钻到他耳朵里:英雄就是要孤身一人。他以前想,为什么没有人走到英雄身边呢?为什么我要独自一人在夜里担惊受怕?这是不是都是错的?他发现到现在了,他也依旧这么想。他突然从座位上站起,奋不顾身奔向看台,他在大风中努力张大了嘴,他抓着栏杆声嘶力竭地喊:“跑起来啊!轰焦冻!不是为了你父亲!为了你自身的愿望!跑起来啊!轰焦冻!”

那是爆豪胜己第一次真心实意喊他的名字,不是阴阳脸,不是幼儿园智障,是真真正正的他的名字,轰焦冻想。仿似哪怕人间地狱,哪怕烈火侵蚀,一种真理它依然在现世的某个地方,直到黎明之后占领整个世界。大话西游里紫霞仙子讲,终有一天,我的梦中情人将会驾着七彩祥云来救我。不知道这算不算梦中情人,不知道这算不算七彩祥云。
然后轰焦冻奋力朝前跑去,跑到光中,跑到花香中,跑到掌声里。这是一段永恒的路程,轰焦冻多年以后也难以忘怀,一个烈日炎炎的下午,爆豪胜己喊过他的名字,如此情真意切,带着闪闪发光的希望。

评论

热度(8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