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死了要死了正被爆豪追杀

坂田银时左固定,土方十四郎右固定,轰焦冻左固定,绿谷出久左固定,爆豪胜己右固定,酒吞童子右固定。其他无所谓~( ̄▽ ̄~)~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怂嘉:

就是,因为大声说话会吓跑猫咪

所以试图用啧舌来赶跑自家幼驯染的咔

OOC属于我

幼驯染属于彼此

这几页画了一个多星期

有些透视比例不正确,大家且看且过吧

对自己的手速无比绝望……

就在刚刚,玩的是盲女,被杰佣塞了一嘴狗粮。(特么的欺负我眼瞎是吧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)

监管者就在附近,佣兵受伤了,跑过来求治疗。还没治疗完见杰克过来我就跑了。

佣兵:“别跑啊,先帮我治疗。”
我(瑟瑟发抖):“知道他舍不得你,但是会送我上天的好伐。”

我吹爆太太!!!

鬼酒宅:

(五)

终于终于!!!搞完这个了

全员有,也有点其他cp,出茶、上耳emmm有雷的请注意,应该也没大影响(大概

最后还有点爆豪派阀,和沙雕片段

还是一如既往越来越水。。。。。。

神仙画画!!
女主咔和他的勇士们ψ(`∇´)ψ

HBr:

手の届く場所


画了几副印象深刻的表情,看了动画新一话停不下爽图的手

[出胜] 人质 12

我吹爆啊!!

卜汝雪:

前十一章请点这里 / 下方文章tag




「十二」


 


    时钟齿轮转动,指针向前走。


    绿谷出久总是断断续续做着记不住的梦,在空荡荡的医院病房,他独自一人脑袋裹着纱布不知道这已经是那之后的第几天。他醒来的时候是个没开灯的夜晚,睁开沉重的眼皮、费力的坐起来也只能看到外面的绿光,是医院走廊墙上的引路灯。


    死寂的医院里也有广播。


    无声的;绿谷的耳内却无数次回荡着他逃避的那句话。


    现实是深海,绿谷出久这段日子清醒的时间不久,每次被噩梦吓醒眼睛里都是泪,枕头也是潮湿的;他却催促自己再次入睡,说不定下一个梦就是幸福的了。记忆总是很混乱的,他记不清的事情太多,忘不了的事情也太多。


    住院的这近一个礼拜他没有见到过爆豪一面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等再见面的时候,是在纯白的教堂。


    是御茶子的婚礼。


    季节已经转变成了冬日,还没到下雪的时机但树叶都已经消失不见了,绿谷出久穿着深色的西装犹豫了下还是戴上了围巾。御茶子是A班里第一个结婚的,所以大家兴致都很高,很久也没能全班聚齐过了,今日必定是一个美好的日子。


    新郎就是耳郎前不久说的那个帅哥,绿谷出久到达教堂时候已经错过了讲述他们恋爱故事的时间,他也没很在意就没再过问。婚礼是秘密进行的,安全起见英雄的非英雄伴侣是要做好保密的,所以参加的人数不多,也就只有A班的大家还有几位新郎的朋友。


    御茶子非常的美。


    绿谷出久坐在教堂里看着周围的纯白,心里非常的感概,婚礼真的是一件令人幸福的事情,这里的时间将被永恒的铭记,站在神父面前眼中又是怎样的光景,又要在接下来一生中的何时才可能会被遗忘,也可能永远不会。


    教堂上方彩色琉璃透着温暖的光,正好有一缕抚在绿谷的脸上,暖暖的、有点痒,他忍不住笑了下,再稍微偏了些头看着前一排坐着的爆豪。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故事呢,开始和结局又该从何说起呢,谁来讲述这个故事呢。


    是哪里走错了呢?


    是他在意的太多还是太少了呢?


    他期望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?


    他的这种心情,足以被称作为爱么?


    绿谷出久突然想到也是冬日的以前,很久很久以前,还很小的他在新年一个个挤过人群,将铜币投进许愿箱,他双手合十、闭着眼睛,胸口扑通扑通的跳动着,他心里的声音坚定又稚小:‘神明大人,请保佑我能陪伴在小胜身边,一直一直,直到他看向我。’于是,等到了高中的绿谷出久拥有了个性,拼尽全力也是能够保护到小胜的时候,他又去过无人的神社,又一次双手合十许下了愿望:‘神明大人,请保佑我能强大到足以保护小胜那谁也看不到的软弱。’如果让现在的他再次许愿,他又会许下什么愿望呢。


    “绿谷你怎么哭了?”


    被身边的饭田这么一说,绿谷摸了下自己的脸才意识到,这是他记不清多久不是噩梦带来的泪水。双瞳中映着的是美好的未来,他抹掉眼泪,笑着小声回答:“被感动到了而已。”饭田也双手抱胸,“接下来会参加更多的婚礼的,我们也都是这个年纪的人了呢。”绿谷听着笑了笑,没有再回答。


    仪式结束后,绿谷起身正扣着西装的纽扣,抬头就看到耳郎正站在自己面前,绿谷抱歉的笑了下,然后开口:“报告书你应该也看过了,古川说Cameo事件是为了收集民众信息给高桥,而她的那个个性……我觉得我们没办法在数据方面战胜她。”


    “所以就单方面的结束作战了么?”耳郎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生气,只是在询问原因。


    “是的,抱歉。”


    耳郎重重地叹了口气,像是放弃再问下去,她摆了摆手:“那就这样吧,今天不说这件事,走吧,去喝一杯开心下。”


    绿谷笑着点头,跟着走去,刚走几步就看到爆豪一个人站在一边盯着手机,绿谷没多想就向那里走去。


    “小胜?”


    “啊?”爆豪不耐烦的应了一下,接着立刻收起了手机,双手插着西装口袋,他直面就要离开。


    擦肩而过的一瞬间,绿谷突然感到心脏腐烂一般的疼痛,沸腾叫嚣的火焰淹没了一切感官,天空如同歌唱着末日灾难,他觉得疼痛。绿谷出久右手紧紧抓着自己左边心脏的衣布,左手逃脱理智的向前伸去,抓住了爆豪的左手,却是冰冷的机械。


    绿谷被这触感唤回了神智,抬头看到的是爆豪转过身来疑惑不已的表情,当然还有着厌恶的眼睛。“啊……不,我就是……”


    “你是有什么要说的么?”爆豪难得的没有直接开骂。


    “欸?不……没什么……”绿谷说着偏头看向别处。


    “啧”爆豪转身就走。


    等他走了几步,绿谷突然又开口不算大声的喊了一句:“小胜!”,绿谷看着小胜一脸你到底要干嘛的表情对着自己,赶忙接着说道:“小胜你……为什么不多依靠一点我呢?”绿谷看着小胜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就又向前走了几步,缩短了两人的距离,这一次,他直接的看着爆豪的眼睛,微微握紧了双拳。


    “我会更强大的,让我来帮助你吧。”


    眼前的小胜没有说话,只是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脸,几秒过后,小胜转身就要走,绿谷又伸手抓住爆豪,这次是他有温度的右手。


    只是这温暖的手这次直接甩开了他。


    “别碰我。”


    绿谷站在原地,觉得自己的手掌灼热的疼。


    “别思考过盛,别做无用功,我还不需要什么都靠你来帮。”


    绿谷就盯着自己的西服边角,啊,好冷,围巾忘在教堂里了吧……他没有再抬头,不太想看着小胜又一次离开的背影,明明今天应该是一个美好的日子。


 


    于是在婚礼的酒局里,绿谷想都没想喝了很多。


    成年人依靠自己不如依靠酒精来解决问题,舌尖是醇甜的,喉咙是辛辣的,胃脏又全是苦痛的,酒精是滴落的深渊。


    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快醉了,已经分不清周围是谁的声音在说话,又是谁的声音在叫喊着自己的名字。“说起来,绿谷前段时间那个车祸挺严重的,住院了很久来着。”绿谷闭着眼睛听到谁说了这么一句。


    他已经不清醒了,又拿起酒杯咕咚一大口,“不啊!明明是小胜一直在住院!”


    坐在一边的爆豪并没有到喝醉的地步,听到绿谷这句话反而还清醒了一下。


    “欸?爆豪最近受伤了么?完全没报道啊,出什么严重的事了么?”在一边的御茶子很担心的看向爆豪。


    作为知情人的耳郎赶忙站出来说道“绿谷他醉了,胡言乱语呢吧。”


    “对啊,如果是真的也是机密任务,大家还是不要问了。”御茶子也这么说到。


    “没什么,”爆豪说完看着耳郎担忧的表情,他摆了摆手,接着说到:“最近我和废久被卷进了个事件,我被绑架了而已。”


    大家纷纷倒吸一口凉气,“爆豪……被绑架……又被…”上鸣话没说完就被爆豪一把按住脑袋,爆豪恶狠狠的看着上鸣,然后有点无奈的说:“不是大事,这是我俩的问题,大家不用插手。”


    大家也只好不再过问,是因为今天的日子不合适谈这种话题,不过大家也都友好的表示需要帮助一定要找他们,大家都已经的独当一面的英雄了。


 


    No.1英雄已经喝的烂醉,甚至开始耍酒疯,抓着个人就要灌人家喝酒,大家都怕了能躲就躲。绿谷再能耍酒疯也不会缠到爆豪的身上,大概是潜意识就不敢靠近罢了,所以爆豪成了这个包厢里唯一一位幸存者,也成为整个房间里独有的清醒的人。


    绿谷出久烂醉如泥整个人趴在饭桌上,白色的衬衣染上了各种颜色的污渍,他满脸通红,胡言乱语。爆豪就坐在他的旁边,不说话,慢慢的喝着酒,或许爆豪的酒量本来就更胜一筹,他还坐在这里就只是想享受一下免费的白痴表演。


    突然地,绿谷出久抬手伸向爆豪的脸颊,手指先是触碰到了下巴,再一点点向上覆住整个侧脸,爆豪没有推开他。


    这只发烫的手在爆豪的脸颊停留了不到五秒就无力的放下,绿谷把脑门贴在桌子上,闭着眼睛,耳根都是红的,他喃喃的像是说着些什么,爆豪好奇的低头凑过去听,哼哼唧唧之后绿谷的声音很小,他只说了一句话:


    “不要再来扰乱我的心了。”


    爆豪胜己楞了一下,绿谷的声音啊,就像是儿时那个跟屁虫明明要被欺负哭了,还要吸溜着鼻子逞强的那时候会发出的声音。


    爆豪胜己想起以前的事情无奈的笑了一下,他伸出双手掰正了绿谷出久的脑袋,脑袋凑近,或许是酒精的作用,他突然想亲吻这个傻子的脸颊,但在最后一厘米,他停了下来,好险的呼了口气坐起身子,他最后伸出有温度的右手,弹了下醉了的猪头的脑门,然后开口:
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把事情搞复杂的。”


 


    在偷看了沸腾巅值的大脑之后,才看见了虚像,才看见了自己。


 


    “他会很开心的。”


    爆豪胜己听到这句话立马感受到了变化,是他出现了。


    他还是趴在桌子上的姿势,眼睛却是睁开的,表情还有着诡异的笑意。他慢慢的坐直身体,一边举起胳膊伸着懒腰一边说:“别担心,我有自知之明,分得很清,你刚才想亲脸颊的是他,不是我。”


    爆豪听到这话定然恼怒,猛喝了一口酒,重重的将杯子砸在桌子上,“你来干嘛?”


    “我来预告,”他转过头伸手就要摸爆豪的脸,看到爆豪下意识抖了一下,他在触碰到肌肤前笑了,更换了轨迹,轻轻的抓在了爆豪的脖子上,他歪头笑了出来,开口说道:


    “预告明天我会来抓走你。”






-----------


实不相瞒 我在二月时候就想写爆豪偷亲醉了的出久的这个镜头 为这里前面写了4万多字了 最后还是没让他亲上去 我能掐死我自己么? 我为什么不会画画 画手有萌的镜头画出来就爽了 写故事的写写写最后因为剧情原因还不能进行下去 好苦啊orz


这一章在整个故事里很重要的一回 我写了挺久反正还是没法最满意 明明是520我写了个感觉有点虐的玩意 出久明明就半个告白了 唉 


仍要晋江安利虽然更的贼慢 顺便想问一下大家写车怎么发晋江啊现在查的太严了…… 我前面的剧情什么都没有都被警告过2次了 恐慌


大家520快乐 比心



我不知道“太太”这个称呼怎么来的,以前我都是叫“大大”或者“X大”的。后来见别人喊“太太”,我以为是“大大”长屌了,很与众不同很霸气觉得很厉害,也跟着喊。
我……😂

突然有个脑洞,写轰(→)←爆,出(→)胜,但是爆豪以为轰和出久相互喜欢(别问我攻受,我本来就不想让他们在一起)。爆豪从小就瞧不上出久(和原著出胜的感情差不多),误以为轰喜欢出久就更讨厌出久了,各种欺负他。而对轰各种勾引(emmmm这个词有待考究)。到最后出久强了爆豪,轰怒了,和出久摊牌,爆豪才知道轰喜欢自己,因为轰的天然爆豪get不到他的喜欢,也知道出久竟然喜欢自己(是腹黑出久设定)又因为出久强了自己这段耻辱的历史,爆豪表示十分恶心(这里好对不起出久哦)。爆豪和轰在一起后,zuo爱的时候都会想起那段被强的耻辱历史,在轰的强烈爱意下渐渐消失。最后轰爆二人幸福生活在一起了~

脑完之后,我发现……
这剧情和水千丞的《你却爱着那个傻逼》剧情很像啊!!我爆哭😂😂
简隋英不可一世的样子和爆豪对应;简隋英他弟(忘了名字了),是个表面乖乖儿,其实是个腹黑病娇到最后强bao了他哥,可以和出久对应;和他弟青梅竹马的他同学叫他攻吧(我也忘了他名字了),攻从小就喜欢简隋英的弟,发誓要保护他,不过很讨厌简隋英,是个高冷面瘫,和轰对应,但不天然,还挺腹黑的。
简隋英一见钟情攻,然后各种勾引攻。因为受很好看很性感,攻就忍不住了,本来简隋英是攻的,但为了得到攻宁可当受(这话听着好拗口啊)。后来攻发现自己最爱的是简隋英,而不是他弟,但已经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啊balabalabala。
总是很喜欢这文!!

所以最后是推文???
😂😂

总之入了我all爆坑后,把人物带入进去再回味一遍很带感!
😂😂

笑死我了!

荷叶稀饭:

今天回到家就能食用小英雄真是太幸福了!
手忙脚乱涂个脑洞。

仔细想想的话,难道不会出现这种问题吗

!!!

断‖层:

【轰爆/条漫自汉化】日常短篇集


【作品信息】

漫源自P站。

P站作品页(←←喜欢请去给作品打分)

作品名称及ID:右爆ログ【id=59918370】

作者名称及ID:やさい【id=5357946】【推@yaho_8

作品长度:11P -> 10P

翻译:饽饽

修嵌:饽饽


【唠叨说明】

1.因为是兴趣安利向的自汉化,如果有任何一方的权益收到了损害,请立即告知,致歉立删。

2.这周太忙了,就只挑了这篇中的11P做了。

3.感谢基友@三月 的翻译意见 把我跳弹的脑回路掰回正轨_(:з”∠)_

4.保佑不要撞车🙏 希望lof早日实现全文搜索功能...

5.P4和P5是爆豪单人向之爆豪派阀组日常之咔酱的可爱语癖